#我鍾意經濟圈

健吾
6 min readJan 18, 2020

有很多人想捐錢給一些人,是想「改變一下」世界。就像他們看到那些明星去的「非洲探訪」之旅,看到小朋友很可憐,所以就月捐一點。然後,那些大型的志願機構組織利用他們的獨特身份,去搞一些小朋友的時候,那些捐錢人就會不了了之,甚至不去問,他們的錢究竟去了那兒,因為那些資源,有幾個小孩被那些變態禽獸強暴蹂躪。

現在,我花費的時候,我會嘗試不去花在「很慘」的人身上。他們的慘,在現代社會,可能是一個建構性的問題。比方說,很多人說不知道孩子未來怎麼算,我都會幽幽的,不小心的說一句:「有人迫你生小孩嗎?」那些小孩的不幸,是從何而來的?我不敢說,也不敢再問。反正再問,也好像沒有太多的意義。

我現在的花費,是粉絲消費。

大概是:如果那個人是我想他在我面前出現多一段時間的人,我就會課金給他。(所以我都希望大家,有機會可以課金給我,看看我如何維持飲食的某種堅持和品味。連飲食都守不住,還可以守住什麼?www.patreon.com/eatgoodsite

我是在博恩有9999台幣推的那個時候,我已有課金的人。因為,我覺得他有趣。我覺得華文世界,是需要他的。我覺得。我直覺覺得。

當然,他有回饋我一些東西的。比方說那件寫著「尷尬」兩字,很醜的t shirt,我只有在訪問視網膜那一天有穿過。還有他檯上那一個杯子,我都有在家,偶爾有用。

還有,我現在每個月,也會課一份金給眼球中央電視台。

因為,我覺得一個嬉笑怒罵,而且那麼好看的內容,一個月才75台幣,在香港,吃一個早餐也不夠。而對眼球他們而言,訂閱人數可以令他們多養兩三個同業,可以令他們工作不那麼辛苦,我覺得很值得。

而且,這一段片,我看了二十次。二十次,我笑到在火車被人家以為我在看什麼。

只要一個月75 台幣就可以成為他們的YouTube 會員,我覺得很值得。

除了台灣的多媒體創作人(總是希望別人創作給自己看,而又不想他們做業配婊子,還有什麼辦法?老老實實課一點金,也許可以令他們的路走長一點,不好嗎?),我其實也會很支持我的藝術界的朋友。好像最近的one art Taipei,當然,有人會認為他們在做藝術超市,像一些很有錢很有錢很有錢很有錢很有錢的人才會去的地方。但對我來說,我認識的藝術家,可以以作畫維生,而且越來越好,我當然亦不介意支持一下他。比方說,最近我的朋友 #設計浪人 的浪人哥幫忙處理的攤子,找來了日本新銳的藝術家 astro nuts 的這套作品:

--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