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我鍾意經濟圈

有很多人想捐錢給一些人,是想「改變一下」世界。就像他們看到那些明星去的「非洲探訪」之旅,看到小朋友很可憐,所以就月捐一點。然後,那些大型的志願機構組織利用他們的獨特身份,去搞一些小朋友的時候,那些捐錢人就會不了了之,甚至不去問,他們的錢究竟去了那兒,因為那些資源,有幾個小孩被那些變態禽獸強暴蹂躪。

現在,我花費的時候,我會嘗試不去花在「很慘」的人身上。他們的慘,在現代社會,可能是一個建構性的問題。比方說,很多人說不知道孩子未來怎麼算,我都會幽幽的,不小心的說一句:「有人迫你生小孩嗎?」那些小孩的不幸,是從何而來的?我不敢說,也不敢再問。反正再問,也好像沒有太多的意義。

我現在的花費,是粉絲消費。

我是在博恩有9999台幣推的那個時候,我已有課金的人。因為,我覺得他有趣。我覺得華文世界,是需要他的。我覺得。我直覺覺得。

當然,他有回饋我一些東西的。比方說那件寫著「尷尬」兩字,很醜的t shirt,我只有在訪問視網膜那一天有穿過。還有他檯上那一個杯子,我都有在家,偶爾有用。

老師真的需要學嗎?

我很慶幸,我有一幅他入伍前,早期的畫作,一直收在我的家。

我在有生之年,有幸看到一個藝術家的進步,是我的榮幸。那種快樂,不是吃一口好吃的蛋糕,或是上了一個很帥的帥哥可以得到的。

pay it forward。這三隻字,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。

正如,我不會忘記,十二、三年前,有很多前輩都提攜過我一樣。我希望我的品味,可以有更多人認同,有更多人追求美,有更多人願意用自己的閒錢,不需要改變別人的人生,只需要買一些我覺得會令我快樂,又可以令他們的創作生命走下去的東西,就好。

錢是我賺的,我決定花在我覺得合理而會令我快樂的東西身上,那是基本的 #我鍾意經濟圈 ,應該都很足夠。當然,可以令台灣的創作人,做一些東西,站在我們香港那一邊,也是我消費的其中原因。

博恩的團隊的老闆,曾問過我,如何可以幫到香港。

我回的電郵,只答了一句:多說一點香港,你就可以幫到香港了。

you pay, i write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